菁之行

这里文手菁之行ww一个艰难的lo娘
奇暖北地住民,时之歌西国人 我可能要叛去北国【
叫我小精分酱/青荇/葑酱/菁后边随便加点什么字都可以yo!
星尘/绫/尤诺/瑞亚/尤妮金娜厨
有个闺女叫海wwwwww我爱她

这边也发一下!!

是德赫糖了😭
德拉科受伤了赫敏是第一个冲上去说要送他去医院的
目测问德拉科伤势的短发姑娘是潘西 她叫的是德拉科
而赫敏和哈利罗恩说话的时候叫的也是德拉科 按理来说她不应该叫马尔福吗
呜谁也不能阻止我萌cp

【德赫】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告白

他就静静望着她,像每一段她没发现的时间一样,他盯着她,而她盯着特里劳妮。

特里劳妮不知道在讲些什么,一向对占卜不感兴趣的她也漫不经心地听,炸开的头发丝儿轻轻地一飘一飘,眼睛眯缝起来看着就像皱眉头。

他总留意着她的表情。

我喜欢她哪里呢?

看着看着她烦闷起来,把手里羽毛笔一丢,羽毛飘飞一瞬转眼落下在桌面,而赫敏膨炸炸的头发整个甩过来,侧脸圆嫩嫩的好可爱。

他无奈地放下把玩着的笔,在讲课间隙记点儿笔记。

他用余光看着她,她一脸疲倦地思索着却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也没办法放下心去打瞌睡,他心想真是个笨蛋,即使自己也没完全想出来,纸上铅笔印划得清晰。

他看着她,就好像浓密的蒲公英里一只海狸鼠,她安静的时候看起来那么乖巧,尽管说不定会趁他不注意就猛地咬一口然后逃走,让他看着背影又追不上,呆留在原地看她跑向波特和韦斯莱。

怎么办。

他的心扑通扑通在跳,堵在喉咙里马上就要说出来的一句我喜欢你,又觉得不合时宜,憋也憋不回去。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他专注看着旁边头一点一点打瞌睡的赫敏,特里劳妮突然问他从茶杯里看到了什么,他的茶渣在他眼里还仍旧是茶渣呢。

喜欢赫敏以来的第七次尴尬。

赫敏脑袋突然从肩上弹起来,不知道被什么给惊醒了。

她看了德拉科的茶渣一眼,暗暗施咒改变了它。

“纳威·隆巴顿未来会有好运。”

德拉科平心静气念出了茶杯里的预兆,那小子手里的记忆球再一次变红,挠着头不知道忘了什么。

赫敏悄悄凑过头来,

“茶渣说,那个你曾经最讨厌的人会爱上你。”









是暗恋三十题第一题啦。
改编了之前写的一对三次元cpwww



呃又想写德赫可是没灵感

【Ocean&Sea】A piece of sunlight

欧什醒来的时候,阳光汇成河流。
已经接近正午,夏日的晴好天气简直烤焦一切,他睡在屋子里起了一身细细麻麻的汗,用手揭去下巴上的汗珠,一片阳光洒在他眼底,构成一块散不开的阴影。
“a piece of”,a piece of sunlight,他看到那片灼烧他眼睛的阳光的时候自然而然脑子里冒出这几个英语单词,组合起来不知道语法对不对,毕竟在白石学校那段时间被海上课说话拖累得没好好学,即使他也没多感兴趣。
pieces的发音多么美妙。
仿佛碎片是真的那么美,那组音节像被光束折射得五彩斑斓的玻璃,漂亮得仿佛钻石再生。
想到这里,他想要拧开门把的手就移了下来,想到海如果在说不定会迫不及待想打开本子执起她那支羽毛笔写几首诗,用拙劣的笔风倾情把阳光勾勒在纸上,纪念每一天阳光灿烂的日子。
Sunday便是由此而生吧。
她的这种文艺范让曾经的欧什及其不解,现在不得不说,他也沾染了一点儿。
欧什很想说,只是一点儿。
落笔泡咖啡,海已经不会回来。
她曾经就坐在那个桌上挥笔造春秋,在下雪的天气缠着他出去打雪仗,面对那朵几百年后再次被播种的红胆花抱着猫笑得像朵艳阳。
他还是想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送给她,冬天的第一片六角形雪花,春天梨花树上的顶芽,秋天流动着的溪水最清的一捧。
夏天就带她数满天繁星,
捧起星辰来为她加冕。
A pieces of sunlight.
那又是一片阳光照进窗帷,欧什在自己眼里的阴影中隐隐约约看见了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尽管他自己明白,只是臆想。

【叶尤】Sunlight

叶格尔醒来的时候,阳光汇成河流。
已经接近正午,夏日的晴好天气简直烤焦一切,他睡在屋子里起了一身细细麻麻的汗,用手揭去下巴上的汗珠,一片阳光洒在他眼底,构成一块散不开的阴影。
“a piece of”,a piece of sunlight,他看到那片灼烧他眼睛的阳光的时候自然而然脑子里冒出这几个英语单词,组合起来不知道语法对不对,毕竟在白石学校那段时间确实没好好学。
pieces的发音多么美妙。
仿佛碎片是真的那么美,那组音节像被光束折射得五彩斑斓的玻璃,漂亮得仿佛钻石再生。
想到这里,他想要拧开门把的手就移了下来,迫不及待想打开本子执起他的旧钢笔写几首诗,用拙劣的笔风倾情把阳光勾勒在纸上,纪念每一天阳光灿烂的日子。
Sunday便是由此而生吧。
落笔泡咖啡,尤妮金娜还没有回来。
她估计要嘲讽叶格尔起得晚,笑他对天气也有这种闲心,然后将看完的诗还给他不置可否,
但他还是想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献给她,夏日的烈阳,开得艳燃的红胆花,天边的北极星。
捧起星辰来为她加冕。
A pieces of sunlight.
那又是一片阳光照进窗帷,叶格尔在自己眼里的阴影中隐隐约约看见了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叶尤】思念

是叶格尔在尤妮金娜死后,独自带娃的故事啊。
柳德米拉是很久之前对于两人女儿的名字私设。
这个孩子怎么平安生下来的你们咋想的就是咋生的哈哈哈
我只是想写亲情梗啦。 ​​
官设叶死尤生,这里设定是叶格尔逃过一劫尤妮金娜死于革命。







“柳德米拉,你和你妈妈越发像了。”

柳德米拉对着镜子摆弄自己短发下摆永远梳不齐的小卷,烦躁无比用力地直揪下几根灰色的卷毛,却一次再一次地吊了上去。

叶格尔在窗边举着报纸看她,似有似无地轻笑,被阳光掩盖得了无踪迹,柳德米拉也无心寻这些了。

“爸爸……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和妈妈一样头发末端的小卷了。”

她生来有着烟灰般的头发和海蓝色的眼睛。

爱耍爱闹不听劝,大多数时候叶格尔抬手就能触及,那发稍却生生在他手中溜走,烟雾般就这样散去,一眨眼不见踪影。

有时候叶格尔还真觉得尤妮金娜小时候是不是也这样爱打爱闹,转念一想。

她哪有这样的资本。

不由得一阵心痛,思念他亲爱的妻子。

即使只是那一瞬间。

“我不希望一直挂着你”

那是她曾经在白石凄清的月下说过的话,无数片寒光几乎劈散她的长发。

他也多想让她来享受现在温暖的阳光和信鸽花香四溢的小镇,看着柳德米拉长大,然后裹着一条羊毛毯相伴终老。

他不知道他如果再见到她,会说些什么。

“我爱你”大概太过敷衍和肤浅了吧。

柳德米拉生下来的时候头发末端就有些许的微翘,打卷的征兆。

后来她一意孤行瞒着父亲将头发剪了,短发的末梢仍生出稀稀疏疏的罗马卷来,让她烦恼万千,感慨这一辈子也就只能留长发最霸气吗,叶格尔总在心里想,

你妈妈是整个世界最为英勇的女人。

叶格尔总庆幸她并不是金发绿瞳而是灰发蓝瞳,与他想的一般无缺,那时的他觉得金发绿瞳真是太糟糕了,虽然后来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仍是及其喜爱自己的女儿。

当然不只是因为她的发色瞳色。

叶格尔时常想象自己女儿进入礼堂与值得真心托付的那人结婚的场面,又总打消这个念头,他盼待女儿幸福,又怕膝下孤独。

终于堕为平常人父了么,他如此觉得。

柳德米拉生于一个凄风苦雨的夜。

他多遗憾他没和尤妮金娜正式进过礼堂。

柳德米拉小的时候叶格尔曾牵着她去看花,柳德米拉生气说自己不喜欢花,爸爸你给我弄点刀剑来吧,那样我还喜欢些。

他牵着她的小手,笑得一塌糊涂。

“如果你妈妈在,就让她教你舞刀弄剑。”

“你将来,一定不会输给她。”

是想问大家商稿的话我这种水平多少r/k好……

夸海口想和太太双子lo然后没钱.jpg
所以想尝试一下商稿
尽管面基猴年马月
所以请大家看看我这种水平商稿要多少r一千才好~正常是16/k来着
感谢!
下图近期作品

zeno的歌真的好听!!!倾家荡产没买错
爽!!!

所以二手专辑套装入了以后是真的打算两个月不买周边了orzzzzz
天地为证我不能剁手了
夏日特饮真好看啊尽管我还不想再买裙子来着……
哦天哪
控制不住自己
虽说乱花的钱都用的纯自己的那种你怂什么怂
但是我真的怂

【奥弗】夏日韶光

给阿洛的一个极迟的生贺www






“奥兰多。”
弗里恩醒来的时候,天幕已经落下了。
昨晚通宵打游戏一大早奥兰多顶着黑眼圈说替他签到,他就抱着他的枕头在床上睡了一天。
弗里恩记得他今天的最后一节课是四点结束。
夏日的天光格外长。已经七点了。天边还残留着一抹被撕扯过的霞光,墨色将染未染。
弗里恩抱着枕头下床打开电脑,一味躺着弄得他身上闷热非常。
宿舍喊了两年要安空调。
奥兰多和他聊天无论是现实还是网络都是干脆利落,拖泥带水的情况自开始做舍友就没出现过,他们从小一路走到大,见证彼此的成长。
“奥兰多?”
弗里恩快速打字。
“嗯?”
“你在哪儿呢?”
奥兰多心想,他这么担心我。
“我快到家了。”
对于奥兰多说父亲那些虚置的房子和貌合神离夫妇的住所都不算是家。他打小见多了人情世故见多了冷漠无情,只想和弗里恩一起打打游戏,一起在不愿睡去的漫漫长夜同饮一杯咖啡。
有他的地方才算是家。
伞尖滴答敲在透水的砖地上。
弗里恩抱着奥兰多的抱枕在椅子上打盹,脑袋在椅背边沿徘徊马上就要掉下来。
门声响了,弗里恩迷迷糊糊看向门边出现的黑色西装,头又砸回原来的地方。
奥兰多冲上来扶住他马上就要坠落的头,看到他眼角的一抹笑意。
“你终于回来了。”
他在梦中恍惚抱住奥兰多的手臂。

——皮一下很开心——
奥兰多把弗里恩在床上放好,抬头看到他的电脑屏幕还没有休眠,满屏的泡泡上下碰撞。
这小子给我的备注是什么?
泡泡随着光标移动消失。
他的头像旁边明晃晃写着狗子。
好了。
这小子以后再找我帮什么忙。
我绝对不干了。
怒气凝视弗里恩胸前紧抱的他的抱枕,到底还是没把它抽出去。
“做个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