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之行

这里文手菁之行ww一个艰难的lo娘
奇暖北地住民,时之歌西国人 我可能要叛去北国【
叫我小精分酱/青荇/葑酱/菁后边随便加点什么字都可以yo!
星尘/绫/尤诺/瑞亚/尤妮金娜厨
有个闺女叫海wwwwww我爱她

【祝冥】越沧海

·暖女儿生日的贺文

·祝冥《越沧海》
·有涉及暖暖生日送什么
·设定冥水鸢留机甲重兵在南境,自己先回到北方冥家
·希望暖暖能收到这份祝福啦







十二月就这么来了。

冥水鸢这么想,和着黑暗窗外模糊的雪花痕迹以及杯中龙井冒出的热气,桌台上的尺规和已被裁出些许缺角的木料一起,生出些落寞来。

屋里还残留着红叶飘落时吹进屋里的,独属于秋季的一分凄清。

北境的秋天格外短,一年剩下的只漫长的冬季和千里冰封窗璃生花的豪气,冥家层叠的屋顶结了霜,仿佛许多记忆也被扣在里面,牵引着记性也变差。

她拥一床绒被坐雕花台,背倚小窗。这个时节的窗上还没来得及结出冰花,红烛燃烧在身前的小几,烛泪顺着烛身滚落到盘上。蜡烛点得很多,屋子里也亮,水鸢在光下刻她的木料,雕着凤凰的尾羽。

侍女一旁立着,手里捧一封不知来自谁的信笺和刚刚换过的茶水,在家主落刀间隙轻声唤她,冥水鸢没有抬头,清冷片语示意她放在案上。

待第一尾雕出个完美的形状来,她方推却活计拿起那封花笺,护甲和纸面贴合得默契。

正在那时,恍然有一张小小窗花作封的信封出现在她眼前,又忽地闪过了。

她没有太在意,细心拆开花笺,护甲尖触碰手心生出凉意,是一封字迹浑厚却有些歪扭的信,已然沾上了些风沙。

 

千霜不擅长写信,战场上一秒迫着一秒,也无甚时间,于是每次给水鸢寄的信都简明扼要,书写却极其认真,再忙也不肯怠慢半分。

信里诉说了近况,问水鸢安,还附着一张小像,俨然冥水鸢军装在身英姿飒爽的样子。

千霜犹豫着给暖暖生日准备什么礼物才好,是画幅小像还是缝个粉色头发的娃娃,想着她不太会喜欢刀剑。

瞥见一侧做好记号的月历,还有不久就是暖暖的生日了,日程提得挺早的,自己却还没想好要送些什么。

冥水鸢不是个善于交际的人,对送礼物也近乎一窍不通,模糊着想这好像不是自己送出去的第一份礼物,具体的事情并不久远,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便不去想。

风簌簌扑打玻璃,见红烛燃半,计时的沙漏示着已经过晚的休息时间,侍女早就在门外候着她,只是不敢打扰。

见着床被铺好,拆下头上略重的长簪,头发瀑布般散落下来。

她躺下,扯过被子来盖住自己,丝质寝衣新穿上还有些凉意,加上新铺开被子里自带的冷温,恍惚尘世皆冰冷,只有自己的体温还暖着,却在被这周身的凉薄渐渐淡却。



早早地便有侍女侍奉着梳头,梳子蘸上清水,轻柔地打开细微的小结。

冥水鸢凝望着打开微缝的窗里透过来冬雪初霁辉煌的朝阳,以及那只凤凰近乎完美的第一条尾羽,穿戴整齐后走向小几,继续刻她的木雕。

第二尾和第三尾还黏连着的木料被清楚割裂开,阳光穿过间隙来,鸟雀迎凤,在窗外叽喳叫。

等第二尾终于完成,夜幕星河也这样降临,她叹了一口气,摩挲手中的鲁班锁,头倚窗花小憩。

 

 

冥水鸢经历过的梦境挺少的。

她格外敏锐警觉,侍女半夜轻手轻脚地进屋关窗都能被骤然惊起,睡得就也极浅。从小到大一直如此,导致每一个梦都能被清楚地记住,屈指可数的幻境里有正反预知,大多和她人生里一些大事有些关系,就像十四岁她梦见她在重重人群里揭了一张榜,果然十五岁那年便受命揭榜前往南境修筑海上明月楼,名扬天下。

却从未像这几日这样多过,几乎每天都有梦来做,净是过往里被海浪卷蚀的沙砾复归岸上,让她想起更多的事情。



恍然间,她好像站在去往云端南的那艘船,那个时候火车还没那么发达,冒着黑沉沉的浓烟,十五岁的自己梳着双丫髻被送去祝家,也不用带上平日那些零件了。船一日一日走向南方,身上的衣服一天比一天轻薄,从北国千山万山连绵的雪到南境千里万里迷蒙的雨,船停在南境,停在她刚刚到祝家的那个午夜。

 

那明明是午夜。却有个少年朱色衣衫,腰上佩着一支萧,玉树琳琅,顾盼神飞。他冲着她笑,背后晴翠的山川都成了一团美好的色块,只有那人的眉眼格外清晰地出现在她面前。

那是谁?

 

水鸢知道他的名字,可她没有说。

 

然后是各种奇珍异宝,失散的琴谱,万象仪和镶进萧管里的一柄剑。

 

那个少年打开她房间的门,十指有五指缠着绷带,其余都有大大小小的割伤。他手里拿着一只纸鸢,竹骨的纸鸢,竹刺全都被打磨得平滑柔和。可她知道,那是用他那双手,一点一点地磨到不伤人。

 

他对着她,笑得像个几岁的孩子。而她也对着他笑,不全是投桃报李。

 

接着船使过溪边小亭,一青衣女子立于亭间,帘子被大风吹起,起落间看见他在几案上作画,她就静静看着他,眸子里一向的清冷添了几分温度,亭外春光融融,春水长流。

 

桌案上摆着一碗汤圆,桌角叠着一摞已经被拆开的信。她看见自己坐在椅子上,窗花贴在房间的窗上,也封在正在拆的信封口。薄薄的,小心地撕下来放在一边。

 

最后场景流转到他拥着她,扣着她的后脑勺摩挲她的头发,举起另外一只手把他们俩的长发缠绕在一块儿,月光从松散的发间穿过去,几乎投射在地上。月色恰好成她闭上眼前最后看到的那样,不知何处的石头飞掷到水上,扬起水花溅荡涟漪,扩散到她脚边,一切和她倒下时一样,但梦那么真实,就像她没满腹鲜血地躺在冰凉的青石板上而是融化在他炽热的怀里。

 

 

 

……

 

 

 

她醒了过来。

 

已经子时了。脖子睡得很麻,她转了转头。烛泪已经快淹没剩下的那点蜡烛,她继续回到工作台前,侍女围过来呈上没来得及吃的晚饭。

 

像执念一般再去完成那第三尾。

 

记忆的洪流上涌,她在刻第一刀的时候,想到那枚贴着窗花的信封。

 

祝羽弦。

 

第二刀下去,是她送给他的那碗汤圆。

 

祝羽弦。

 

等到第三尾已经出了形,她记忆回溯完几乎所有她和他的小事,耳边的琴声不绝如缕。冥水鸢停下刻刀,望着快完工的凤凰。

 

“等你雕完一只木凤凰的那天……你就能完全忘了他。”

 

那是多少天前耳边响起的一句话,在她办着公事的时候突然而至,竟让她在处理完全部家事之后马上去仓库选了一块木料就开始雕,废寝忘食。

 

如今她看着那只沥尽自己心血,栩栩如生的凤凰,突然意识到。

 

那是一只凤凰,而不是乌龟,不是龙,不是虎。

 

是祝家的凤凰。

 

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忘得了?

 

她弃了刻刀,倚向背后的窗。

 

转头望向窗外,天边升起一抹鱼肚白,不知道是不是那晚的回忆特别多。

 

前任家主站在北境的海边,背对着她,天慢慢地大亮,江河被寒冬冻住,大海挂冰结凌。

 

他手里有一只木鸢,她走到家主身边,家主把木鸢递给她。

 

木鸢在她的手里起飞,然后渐行渐远。直到他们再也看不见它,阳光才穿越云海照向岸边。

 

“冥家做木鸢,可飞过沧海。数十日不落。”

 

然后是她对着祝羽弦傲气十足的同一句话,那是南境标准的景,山清水秀,金色阳光倾泻在他头上。

 

“冥家做木鸢,可飞过沧海,数十日不落。”

 

她眉斜飞入鬓。

 

 

 

 

“我便送她木鸢。”

 

她愿暖暖越过沧海,抵达她的初心。

 

冥水鸢望向厚重透光的云层。

 

万象仪还在抽屉里,纸鸢在东风里丢失。

 

她方起身,走向门外去。


【叶尤】埋葬

她如今辗转了一生,却明白了;她自己也说不出来的什么明白,对于那个诗人,对于那个时代。



有时会在清晨古钟声里想起那张苍白忧郁的脸,春天的潺潺细流和着北国的浩荡大雪一起涌进她心里,争先恐后,生怕错过了哪些微末的片段。



深藏地底哪把白夜月极光,曾经毕露锋芒浑身带刺的自己,还没有遇见哪团烟灰色卷发的自己,随着黑暗时代的过去而过去,或许她名流千古,或许再没人记得她。



曾经的人言可畏,多少年后都化成情史。流传下来的只是情诗,殊不知千万柄刀剑飞过眼前。



那一天最后一丝可察觉的声音是一声鸟鸣。



它随风而逝。



零点零一。

山东妹儿都多高啊???我163站第一排有点想痛哭……我真的有那么矮吗

【傅璎/得体】声声醉


春雨来时遥闻,春溪声声碎。

魏璎珞梦里好像听到打哪一处来,宫女太监们蹬水车细细碎碎的声音,又像是小时候姐姐带自己去溪边洗衣潺潺的水声。睁眼看窗外,已到了起床的时间。

整顿好走到房檐边,乍明的天色里一滴雨飘落在她手背,空气中带了几分湿气。

这一天怕又要沉沦在滂沱大雨里了。

厨房早膳的炊烟被阻断在半空,璎珞急着给院里的茉莉花复披上油布,背后有人轻手轻脚向她走来,在伸手意欲捂住璎珞眼时,被她一把抓住。

“明玉。”璎珞叹了口气。明玉的小把戏,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前些天珍珠没察觉出来,被她一捂眼睛手里的花洒竟全泼到了一从花上,一向被养得娇贵的花草差点给浇死。惹得娘娘生气好一阵,她还不悔改。

明玉白了她一眼,好像在说你怎么这么无趣,转身气鼓鼓地走了。

小厨房里飘来阵阵香味,璎珞手里的活计刚好做完,提起裙子奔向台阶,掀起帘子。明玉还跟自己置气,见璎珞进来就转过脸去。

璎珞跨坐到她转过的脸对面,她就再转向另一边,魏璎珞干脆把她的头扭过来对着饭桌,塞刚想说话的嘴里半块馒头,明玉被猛噎着瞪璎珞,看着她一幅饭后我就要把你这个坏女人杀了的样子,扑哧一乐。

雨滴滴答答下得越来越密集了。

“皇后娘娘说,让你待会给傅恒大人送些昨日皇上赐的徽宣去。”

终于缓过来的明玉拍拍胸口,猛咳几声,语调怪没好气。

璎珞放下筷子,掩着欣喜匆忙忙领了宣纸就往侍卫所去,打上把伞,堪堪把宣纸护住就往外跑。

珍珠掀开帘子,雨扑到她的脸上,喊着璎珞璎珞等雨停了再出门,被琥珀给拉了回来。

天色仍然阴得像还没天明的样子,雨水哗啦哗啦下得更像瓢泼,璎珞隔绝在伞下,骨碌碌一转,边檐的雨珠洒了一圈。

腾出手边走边揉眼,迷糊里脚抵到门槛刚准备上去,听见某个熟悉的脚步声。

脑筋一动装晕直直倒在那人怀里,闭着眼感受那人猛然把自己抱上台阶的手,在那之后倒紧张了起来,想起如何如何不得体,几欲推开她又迟迟不动,她玩心一起,小手在他胸口一阵胡摸。傅恒沉着脸把她推开,耳后冒出两片红晕。魏璎珞沾沾自喜偷笑。

“少……”调侃的话出口一个字,灿烂的笑容绽放到一半,被傅恒揪着袖子往前走。

朱墙金瓦的房屋,雨幕降落下来。栏外的花草一片绿油油的,眼前傅恒衣服的栗棕色,暗纹闪闪发亮。在璎珞调和得柔光一片,无人的狭短走廊里,她竟想要这么一个永远。

不用思考着复仇,不用察言观色,时光安静得就剩他们俩和细细密密的雨声。

“哎呀,皇后娘娘昨晚吩咐我练的大字我还没写呢。今天中午就得交差。”

刚进了侍卫所提裙就要走,被傅恒压着肩膀拦住。端着碗热水递给璎珞,到她身边来。

“先把这水喝了,我陪你一同去。”

他怕大雨天她受寒,夏天的感冒不容易好。即使她有一把伞,她会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补了一句:“好久没去拜访姐姐。”

璎珞轻笑。大雨天去拜访皇后娘娘?

伞柄骨碌碌一转,雨珠全洒到他的雨衣上了。





春雨打在窗户纸上不绝,缠缠绵绵下了半日工夫。明玉倒茶的纤细水流微微响着,流进青瓷小杯里。

尔晴伺候着傅恒和娘娘,她刚写完闲着看明玉倒茶水,借她的东风好端茶一同侍立在侧。

刚跨进正殿门,皇后问到巴山夜雨涨秋池,傅恒看着璎珞轻放茶杯,盯着在蓝白花边中若隐若现的手腕,轻笑望她收起托盘侍立在侧的小动作,心里甜蜜得紧。

过了几分钟才想起要答诗,何当共剪西窗烛刚出口,就被皇后笑着截下。

“晚了。本想着这次十有八九是你赢,结果出乎意料呢。”

傅恒尴尬,“姐姐打算怎么惩罚我?”

“将夜雨寄北抄五遍罢。权当罚你走神。”轻摇月白团扇,扑走不请自来的飞蛾。有意无意望璎珞,温柔一笑。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璎珞絮絮念叨诗句,“巴山夜雨涨秋池……”

“我却忘了第一句。总觉得是七夕今宵看碧霄……”

托腮坐看傅恒挥笔默诗,想七夕虽远,也该把香囊提上日程了。

“七夕今宵看碧霄,牛郎织女渡河桥。”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傅恒侧脸轮廓分明,干净好看。默诗的姿势何等利落,泼墨间诗成。

他想着与她剪烛西窗下,战事再紧也要拼命抽空来见见她,定不让君问归期未有期。

醉。

窗外雨势渐小,淅淅沥沥绵绵不绝,天色仍暗,红烛昏罗帐。

吩咐熬的姜汤早已让她喝下,此刻凝望她搬凳子门口听雨的背影——

竟希望自己醉在这样的梦境里,永永远远。




·写到这怎么都自然不下去了
·续完了 敲不满意但是最近文力……
·我知道棠梨煎雪是写闺蜜的我真的知道orz 就是灵感由这句歌词而来
·我本来想写送伞梗?
·标题瞎起系列

梦境的两个片段




她挑挑拣拣那个内奸箱子里里剩下的衣服,内奸和他个头不相符合衣服却莫名地显得合适,一件蓝色的棉衣……一堆叠起来五颜六色的雨衣……想来他应该是喜欢蓝色的吧,她抽出几件装进了自己的箱子,把剩下的重新扔回去。
抬头看见微黄的暗沉天空,雪下得越来越紧了。



“你怎么把它扔到外面了啊?”
她火急火燎奔跑出去,箱子沉进雪堆里,只能看见若隐若现的黑边。他从远处走来,蹲下身来挡住对着她迎面而来的风雪,拨拉几下那衣服,专心看着她舒下一口气整理的样子,天色把她的脸和箱子都映得发黄,轮廓舒顺的侧脸安静无比。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又低头注视地上的积雪。
长长的刘海挡住他的眼睛。
“其实我最喜欢白色。”他帮着她把一件衣服叠好,盖上箱子却还没站起来。
“啊……你喜欢白色啊。”
她的眼神里有一丝无措,又马上低下头去。




·扔箱子的不是男主,是男女主的妈妈,依稀记得是对德骨

·梦里面男女主都十二三岁

·似乎是逃亡生活或是?忘记了,词汇量也少

这边也发一下!!

是德赫糖了😭
德拉科受伤了赫敏是第一个冲上去说要送他去医院的
目测问德拉科伤势的短发姑娘是潘西 她叫的是德拉科
而赫敏和哈利罗恩说话的时候叫的也是德拉科 按理来说她不应该叫马尔福吗
呜谁也不能阻止我萌cp

【德赫】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告白

他就静静望着她,像每一段她没发现的时间一样,他盯着她,而她盯着特里劳妮。

特里劳妮不知道在讲些什么,一向对占卜不感兴趣的她也漫不经心地听,炸开的头发丝儿轻轻地一飘一飘,眼睛眯缝起来看着就像皱眉头。

他总留意着她的表情。

我喜欢她哪里呢?

看着看着她烦闷起来,把手里羽毛笔一丢,羽毛飘飞一瞬转眼落下在桌面,而赫敏膨炸炸的头发整个甩过来,侧脸圆嫩嫩的好可爱。

他无奈地放下把玩着的笔,在讲课间隙记点儿笔记。

他用余光看着她,她一脸疲倦地思索着却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也没办法放下心去打瞌睡,他心想真是个笨蛋,即使自己也没完全想出来,纸上铅笔印划得清晰。

他看着她,就好像浓密的蒲公英里一只海狸鼠,她安静的时候看起来那么乖巧,尽管说不定会趁他不注意就猛地咬一口然后逃走,让他看着背影又追不上,呆留在原地看她跑向波特和韦斯莱。

怎么办。

他的心扑通扑通在跳,堵在喉咙里马上就要说出来的一句我喜欢你,又觉得不合时宜,憋也憋不回去。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他专注看着旁边头一点一点打瞌睡的赫敏,特里劳妮突然问他从茶杯里看到了什么,他的茶渣在他眼里还仍旧是茶渣呢。

喜欢赫敏以来的第七次尴尬。

赫敏脑袋突然从肩上弹起来,不知道被什么给惊醒了。

她看了德拉科的茶渣一眼,暗暗施咒改变了它。

“纳威·隆巴顿未来会有好运。”

德拉科平心静气念出了茶杯里的预兆,那小子手里的记忆球再一次变红,挠着头不知道忘了什么。

赫敏悄悄凑过头来,

“茶渣说,那个你曾经最讨厌的人会爱上你。”









是暗恋三十题第一题啦。
改编了之前写的一对三次元cpwww



呃又想写德赫可是没灵感

【Ocean&Sea】A piece of sunlight

欧什醒来的时候,阳光汇成河流。
已经接近正午,夏日的晴好天气简直烤焦一切,他睡在屋子里起了一身细细麻麻的汗,用手揭去下巴上的汗珠,一片阳光洒在他眼底,构成一块散不开的阴影。
“a piece of”,a piece of sunlight,他看到那片灼烧他眼睛的阳光的时候自然而然脑子里冒出这几个英语单词,组合起来不知道语法对不对,毕竟在白石学校那段时间被海上课说话拖累得没好好学,即使他也没多感兴趣。
pieces的发音多么美妙。
仿佛碎片是真的那么美,那组音节像被光束折射得五彩斑斓的玻璃,漂亮得仿佛钻石再生。
想到这里,他想要拧开门把的手就移了下来,想到海如果在说不定会迫不及待想打开本子执起她那支羽毛笔写几首诗,用拙劣的笔风倾情把阳光勾勒在纸上,纪念每一天阳光灿烂的日子。
Sunday便是由此而生吧。
她的这种文艺范让曾经的欧什及其不解,现在不得不说,他也沾染了一点儿。
欧什很想说,只是一点儿。
落笔泡咖啡,海已经不会回来。
她曾经就坐在那个桌上挥笔造春秋,在下雪的天气缠着他出去打雪仗,面对那朵几百年后再次被播种的红胆花抱着猫笑得像朵艳阳。
他还是想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送给她,冬天的第一片六角形雪花,春天梨花树上的顶芽,秋天流动着的溪水最清的一捧。
夏天就带她数满天繁星,
捧起星辰来为她加冕。
A pieces of sunlight.
那又是一片阳光照进窗帷,欧什在自己眼里的阴影中隐隐约约看见了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尽管他自己明白,只是臆想。

【叶尤】Sunlight

叶格尔醒来的时候,阳光汇成河流。
已经接近正午,夏日的晴好天气简直烤焦一切,他睡在屋子里起了一身细细麻麻的汗,用手揭去下巴上的汗珠,一片阳光洒在他眼底,构成一块散不开的阴影。
“a piece of”,a piece of sunlight,他看到那片灼烧他眼睛的阳光的时候自然而然脑子里冒出这几个英语单词,组合起来不知道语法对不对,毕竟在白石学校那段时间确实没好好学。
pieces的发音多么美妙。
仿佛碎片是真的那么美,那组音节像被光束折射得五彩斑斓的玻璃,漂亮得仿佛钻石再生。
想到这里,他想要拧开门把的手就移了下来,迫不及待想打开本子执起他的旧钢笔写几首诗,用拙劣的笔风倾情把阳光勾勒在纸上,纪念每一天阳光灿烂的日子。
Sunday便是由此而生吧。
落笔泡咖啡,尤妮金娜还没有回来。
她估计要嘲讽叶格尔起得晚,笑他对天气也有这种闲心,然后将看完的诗还给他不置可否,
但他还是想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献给她,夏日的烈阳,开得艳燃的红胆花,天边的北极星。
捧起星辰来为她加冕。
A pieces of sunlight.
那又是一片阳光照进窗帷,叶格尔在自己眼里的阴影中隐隐约约看见了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